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气与浑雄——为您展示男人的精彩

唯美主义与创建读图时代的构想

 
 
 

日志

 
 

十七郎的寻找——转载  

2009-12-22 20:16:43|  分类: 皮革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郎的寻找——转载 - 皮军 - 制服与皮革天地 

这是武汉十七郎的一段故事,他口述给我,希望能为社群提供点故事。后来我的文字几乎全部都没了,有个叫皮革之颠和BEIJING LEATHER BOY的网友拷贝了最近在这里重贴的几篇,变成了他们的“原创”,本来我应该和他们理论理论起码转载也要有个出处,现在我却原谅了,也多亏了他我才得以不重写。如今十七郎已经不这个圈子玩,有次我去武汉与他在江滩的酒吧聊天,他告诉我说40岁该到了找个伴的时候了,他又回到了主流的生活,人生变数无常。

 

勾起年少时期对皮革朦胧向往的回忆是靴子。比十七郎大的邻居哥哥,年龄不大,个头不小,能吸引一帮孩子跟着屁股后面跑的原因,就是他有一双大皮靴,据说是他的爸爸抗战时期从日本鬼子手里缴获的,现在想起来这事情有点黑色幽默,他那个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最喜欢玩的就是做日本军官了,终于有一天他搭了个梯子然后爬到上面在墙上写下“最高司令官山本大佐“。之后拿出一双黑色的皮靴,穿在脚上,命令孩子们听他的指挥,孩子中十七郎算比较大的,不怎么配合他,结果被他的打手架到他的面前,用一个棍子做战刀架到脖子上,非要让十七郎去舔他的皮靴(现在看来这家伙有sm情结,如果是同志的话肯定也是个虐待狂),当时在为要不要叛变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怒吼,原来他的爸爸听到消息赶了过来,立马扑上来,一顿死打,小日本司令已经不成了人形,也看不清脸了,因为鼻涕和眼泪变的模糊。唯一让十七郎记忆深刻的是那双穿在他脚上的靴子在夕阳下,闪着黑色的光泽。

 

十七郎有点后悔那时要是能亲一下那双靴子就好了,但是这个愿望一等就是十几年。有一年他出差到北方的城市,巧的是遇到了以前的同事,虽然关系一般,但是吸引他的是朋友脚上穿的一双有很多污渍靴子,感到那个家伙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让人喜欢,到了宾馆后,办完了事就极力劝他去洗澡,因为那时候房间没有卫生间,要洗澡就必须到其他楼层去,于是他脱了靴子就出去了,十七郎关上门后,心里一阵狂跳快步来到那双靴子旁,先是嗅到一种混合着皮革和人体气息,想到同事那非常强壮的身材,性器硬如钢铁,当时他以为只有他这样的人才配的上这双靴子,于是附下身子先是湿润了一下有点脏的靴子,然后就毫不犹豫的舔着,那种感觉快活死了,只有一丝丝的遗憾,要是穿在他的脚上那该多好呀,几十分钟后同事回来了,十七郎告诉他靴子搽干净了。这个没良心的谢都没有一句,就上床睡觉了,那晚上十七郎一直失眠,总想着何时能看到真正懂皮革和皮靴的人,结合在一起的真实才叫完美!

 

后来,十七郎国外归来的朋友送他的世界皮革大会的画报,朋友以为他只对那几个绿色和平组织的人、裸体男女被关在大笼子里的游行感兴趣,其实不知道他的兴是皮革插图。心底里对黑色皮革和二战德国纳粹的皮革服装令他爱不释手。这以后因为生活忙碌几乎都快忘了,偶然间十七郎看到了我的社区进入后,以下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却心甘情愿,因为他看到了很多热爱皮革的人。更加重要的希望通过这次旅行让他实现梦想,因为他知道在那座美丽的城市有个穿着皮革和皮靴的朋友,在等着他的到来,那人样子一定很美!

 

2003年初夏本来没有旅行计划,后来遇到闹心事情,加上皮革朋友邀请,于是马上就出发了。火车越往北去,天气越凉快,车上乏味得很,脑子里不禁浮想着皮友给他看的相片,皮靴,皮裤,皮衣。这是十七郎在进入皮革社区的第一次城市之间的旅行,个中感受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他也惭愧把这次旅行称为皮革之旅,因为没有做到与想象中那样穿着全套行头出门,那种很酷的样子到现在还只是白日之梦,但这次又确实与皮革有关,自从加入MSN后,十七郎曾经在网页上发过个信息,说需要皮靴,没有想到的是反映十分热烈,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个皮友给他发了有关的信息,非常热情的帮助他收集买卖消息,也促成他旅行的理由:他太需要皮革了,他所住的城市基本是没有皮革文化的,对于特别衷爱的皮靴更加是难得一见,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一直认为皮革与人的结合,才是边缘文化的精华所在,皮革魅力正是因为体现了人特别是男人的尊严而变得神圣!

 

火车满载着十七郎的渴望驶向十年前曾经来过、印象十分之好的这个城市,十七郎到了一个城市一般不看风景名胜,在他眼里最有兴趣的是对风土人情的体会,真正使他有好感的原因还有十七郎曾经在这座城市的男人上体会到他们的身体美!感谢上帝,他这次旅行见到的第一个皮革朋友也生活在这个城市!

 

当十七郎在饭店门口看到他身影的时候,竟然没有喊一声“大哥”就拥抱了他,以致于他带领十七郎到所住的宾馆安顿下来后才宽容地抱怨道“怎么不叫我呀?。大哥想马上就要去办公室拿皮革,十七郎劝他晚上吧,因为是工作时间不想为他而影响正常的次序,十七郎住在18楼,可以看到全城的风景,与十年前比较,多了繁华少了平静,出于对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好感,来到街道上,这是个充满雄性气息的城市,男人的体质十分强壮,虽然此时的季节不适合穿皮革,但是他可以想象到了冬天这里的人们身着皮衣的样子,十七郎之所以喜欢北方,就是冬天的雪,如果在风雪交加的时候,穿着厚厚的皮靴,踏在泥泞的的地上,皮革的尊严暴露无疑!

 

夜幕降临,人变的朦胧,手机铃声响了,是大哥的电话,他在宾馆大厅等,看见他的身边多了一个软包,看上去沉甸甸的,十七郎知道那是什么了,心里很兴奋,生命中最渴望和向往的激情从今天晚上正式开始,他爱皮革从来没有象今天那么强烈,当大哥穿着皮衣,皮裤,皮靴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十七郎表现出少有的激动,终于看到一个真正的皮革男人的魅力,那一晚上,大哥没有回家,在秀完皮革后,他们相拥在床上,大哥吻着问“喜欢吗?”十七郎想了一下问他“可以吻你的皮靴吗?”他点点头说,“好呀”,想到一直压抑在心中多少年的梦想,他变的疯狂,几乎把那双仍然穿在他脚上的皮靴吻遍,他一直处在亢奋状态,没有睡意。

 

北方的清晨,天亮的格外的早,十七郎一看表,还不到四点,看着身边熟睡的大哥,不愿意惊醒他,把那双大哥为他准备的另外一对皮靴试了一下,由于脚被实在太宽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穿进去,看着他的最爱和自己无缘,情绪低落到了顶点,大哥醒了,也看到了这一切,他安尉说,以后到俄罗斯再帮助带双大点的,对此他只能一笑了之,大哥不能明白他对皮靴的迷恋可以不要那张脸,但能有一双真正的皮靴穿在脚上,快感比以前多一百倍!

 

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原来以为能在这多呆上几天,但是中午的一个电话让他改变行程,大哥告诉他,很突然接到通知要去外地参加紧急会议,问他愿意一同前往吗?十七郎历来是过惯独立生活的人,最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影响他人工作生活,于是告诉他离这里不远的另外的大城市还有个皮友在等着。看到留不住,大哥中午请十七郎吃饭,问什么再来?十七郎说“冬天”他听了很高兴,因为在下雪的日子可以穿上皮革及皮靴走在大街上,而不是只有在宾馆里才有我这一个观众。并告诉大哥自己的梦想,想有一次真正皮革旅行,不单有他们,还要拉上其他同好,穿上骄傲的皮革到林海雪原中,去体会人在自然中和谐的美丽,因为只有黑色的皮革才配的上白芒芒的雪原!

 

十七郎又登上了旅程。汽车急驶在北方辽阔原野上,十七郎打电话告诉下一站的朋友马上就到了。"北方克林顿"是十七郎在另外社区认识的,他说曾经做过皮鞋生意,也卖过靴子,当他知道十七郎路过这里,一定让到他这来见见,下了汽车,用手机拿起来拨号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个男人也举起了手机,十七郎知道是他了,和相片上没有两样,但是隐隐约约感到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非常酷的脸,没有一丝笑意,但十七郎的那种与生具来的大方起了作用,和他握了手后,他带上了出租车,因为大家说好,来了以后住到他的一个朋友的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来到比较偏僻的地方,下车后,他说去买点东西,过了一会,看到他手里拿着两瓶饮料,十七郎心里想起什么,但是又不好说,跟他来到那个有两道门的房子,进了门看到断得乱七八糟模特衣架有点恐怖,开始聊了一下他的生意,但是很快发现他对皮革的兴趣几乎是零,倒是对十七郎从事的古玩有兴趣,他问十七郎知道他为什么叫北方克林顿吗,他说他认为克林顿的性能力比不上他,十七郎大笑,那个人问想试一下吗?十七郎坦诚承认他自己是那种喜欢艳遇的男人,能从千里之外到这里和陌生人上床,最好的解释就把这事说成是缘分,随后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那种感受的确不错也很疯狂。

 

想喝水吗?那个人拿出刚买的饮料让十七郎喝,自己倒先喝了起来,十七郎突然想到了什么,告诉他不爱喝甜的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困意开始了,真想睡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电话正是大哥打来的,他问十七郎现在在那里?真的感谢他,临分手的时候,大哥说到了地方一定打电话给他,电话让我他变的清醒,于是问克林顿这里是什么地方?他随便说了个名字,十七郎觉得和刚才在路口看到的不一样,就收了手机说,今天晚上不能住这了,拿了包与克林顿告别,那时候他行为象个典型419,但是顾不上这么多,出了门走了一段路找了个出租车回到了市中心酒店,开了个很不错的房间,心理石头落了地,在酒店温柔的灯光下反省自己,他的生活作风,为人又是那么狂野不羁,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于是感到孤独,又拿起手机找到另外一个邀请他的皮友,听到是关机的声音,有点失落,打开电视。田震在唱《干杯,朋友!》,十七郎感觉他像歌中的主人,”遥远的天边没有尽头,你何时才有停下的时候?

 

由于高速停修,十七郎只有改火车南下去下个城市,虽然在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联系不上邀请他的朋友,但是对那座城市的向往,是不能放弃继续旅行的,在火车轮的节奏下他大胆的睡着觉,清醒的时候看到了海,十年后再一次看到久违的波涛。其实这十年他的心也象大海,宽阔无比却备感寂寞,他在这个城市朋友不少,但是不愿意找他们,因为如果他们知道,一个久别的朋友因为恋物而变的有点sm,肯定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可他的皮革朋友又在那呢?

 

心有不甘,下了火车,找了酒店安顿后,饭都没有吃就杀到了网吧,在当地有名的同志聊天室,十七郎频繁的喊,有喜欢皮革的朋友吗?没有人答应!当他就要想离开的时候,有个人问“那的?”,“南方”。十七郎问他喜欢皮革吗?他没有正面回答,问了他的一些基本情况,十七郎如实照答,越来越投机,对方终于问想见面吗?十七郎说“电话”一看,他报的电话不就是要找的皮友吗。怎么那么熟悉,因为不是手机而当地固定电话,十七郎知道是谁了,约好到个电影院门口见面。

 

十分钟后,十七郎看到了两年不见的朋友杨光。杨光一见到十七郎先是一楞,因为是近视眼,看了半天才知道是他,于是请他到咖啡店喝咖啡以表示对不请自来的歉意,杨光是他住的那个城市认识的,当初两个人也是好过一段日子,由于十七郎的移情别恋,身份变成了十七郎的前度男友,也由于工作关系他回到这个城市后失去了联系,北方男人就是好处,十七郎没有花什么力气就让他到宾馆和其同居(后来杨告诉他能陪的原因是他已经离婚了),十七郎真不好意思说他不是因为他来的,所以持不让他花一分钱。在高大健壮的杨光的陪同下,他很愉快的享受着阳光,海滩和性。

 

这段日子十七郎感觉到了天堂,以致有天晚上在酒吧里,一个大着舌头的家伙劝他到这里定居,他居然醉醺醺的说好,也是在那个晚上,因为醉的厉害没有回自己所住的酒店,记忆深刻的是,也是同志的朋友问他为什么不能勃起时,十七郎带着酒气告诉他,因为你没有皮衣,皮裤,皮靴!可怜的杨光一直等到清晨,当时手机没有电了,联系不上他使他非常着急,第二天十七郎看到他的时候,心中歉意令他非常内疚,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知道应该回家了,在码头,他告诉杨光最近我爱上皮革,杨光笑着说,看来我应该买双皮靴了!然而旅行结束回到家,十七郎才从他母亲的电话里得知:杨光住了院,自己还不知道是被怀疑得上了肿瘤。

 

几年前,十七郎复杂心路的一段旅程至此结束,他希望我贴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因为有很多像他一样皮革朋友会在旅行中遇到各种心态的人,但愿大家大家得到的是快乐而不是失落。

  评论这张
 
阅读(8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